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与当下现状杂谈3

最近互联网上最火热的舆情事件
应该就是民法典家庭编了
这个话题可太有趣了
我最开始知道这个事
是看到了热搜之上一堆博主的分析
有的人分析财产分配
有的人分析法律的中美对比
说实话看着他们的文字
我第一反应是因为发癫又出来整活了
直到我打开了他的原文
我才惊奇的发现
他确实是整了个烂活
而且更典的是
很多律师在跟网友科普
这个新的民法典并不是颁布了以后
法院就要这么判了
而是在近些年
法院已经默认这么判了之后
家庭编才按照他们的判决进行了修改
朋友们这可就有意思了
这意味着法律从从上到下的指导
变成了法律人士的约定俗成
所以
互联网上博主与网民对家庭边的批评
在实际上
就代表着过去几年的离婚案中
吃亏方的名义爆发
但在这一波名义爆发中
我发现最该被批判的那个部门
竟然神奇的隐身了
什么意思
我们一条条来看
整个婚姻边意见稿
争议最大的
是第20条离婚经济帮助的处理
简单点说
就是离婚时
夫妻一方依靠个人财产
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
仍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的
请求有负担能力的一方
给予适当帮助
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支持
有没有感觉到这个法条特别的诡异
我说的诡异
不是你在微博上能看到的什么离婚
还能爆金币之类的话
而是一个更关键的问题
各位一个国家里的合法公民
在社会上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
这是个什么问题
说的更直白点
如果一个国企工人
在工作中失去了劳动能力
那么此时谁有义务给予歧视的帮助
政府国家
工厂
因为他为这个国家奉献了自己的健康
所以
这个国家有义务对失去劳动能力的他
实施帮扶
这是个人为社会无私奉献的基础条件
那按照这个逻辑
什么条件下
离婚的人
才有资格请求前配偶遇与帮助呢
因为婚姻丧失了劳动能力的人嘛
但是意见稿的第20条
完全无视了这个前置条件
只要离了婚
一方活不下去了
另一方具有义务工期生活
此时问题来了
不因为婚姻而丧失劳动能力的人
为什么要让婚姻来予其帮助呢
面对非婚姻导致的社会就业和贫困
问题有一个组织隐身了
一个公民在自己的国家里
因为懒惰学历或社会歧视等原因
丧失了基本生活条件
此时他应该去干嘛
a-请求政府帮扶
b-找前妻报金币
发现了吗
保证公民在社会上能够正常存活
这他妈是婚姻的义务吗?
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
一个合法守纪的公民在无处落脚时
第一反应
都不应该是要求前配偶提供房子
而而去督促政府建设廉租房
所以意见稿第20条最本质的问题
是将保障公民生存的义务
从政府转嫁给了婚姻
而这也是婚姻中所有男女矛盾的核心成因
放眼全世界,结个婚
女的认为自己吃亏
男的也认为自己吃亏
各位如果一单交易里面
买卖双方都是吃亏的
那么就证明你们的买卖中间
有一个庄家在两边抽水
你没听错
我就是在跟你说
婚姻制度的本质是买卖

这个点子微博上很多人都聊过
即使民法典家庭编上了第五行
就明确的写了
禁止以婚姻为借口索要任何财物
但现实生活中的我们还是需要彩礼
即使是全中国最开明
最男女平等的东北地区
结婚
也需要男女双方家长提供彩礼和嫁妆
彩礼这个存在使被打碎的制度
已经事实上的再一次复活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现代婚姻的制度本质
就是两个陌生人
组成一个经济共同体
在这我需要跟辟两个谣
在很多女性主义博主的宣传下
这两个谣言
已经将婚姻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第一个谣言叫恩格斯
认为婚姻是男性压迫女性的工具
是人类社会中压迫和剥削的最后一环
说实话这个谣言特别容易被证伪
只需要去速读一下《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就可以了
都不用很认真
都能发现
这句谣言是个典型的断章取义
人家恩格斯批判的是20世纪资产阶级的婚姻制度
那时候天主教不让离婚
资产阶级又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所以无论新教还是旧教
欧洲所有的资产阶级男女
都会在十几岁时被逼着与陌生人成婚
所以在他们的婚姻里
充斥着情妇绿帽子和空间
恩格斯批判的这种婚姻
和现代中国的婚姻制度有什么联系吗
咱不能一本社会学书籍都不读
光从博主那读一两句被断章取义的话
就来支撑自己的觉醒啊
第二个谣言叫 2011年婚姻法的修订
促成了彩礼的出现
我都很难想象
这种谣言是谁寻思出来的
家里没通网吗
02年国内就有人因为天价彩礼自杀了
08年学界都开始研究天价彩礼问题了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
邻居和福建女生结婚
借着结婚的第一反应就是真有钱
能娶得起福建人
新中国最早的天价彩礼
早在21世纪初沿海地区就已经出现了
而如果你在放眼国际
日韩的天价彩礼的出现与消失
你会发现东亚父子仨一模一样
天价彩礼的出现都伴随着经济泡沫期
社会上出现了一大批风口上的猪
他们的抱负
和见识、知识、决策等个人特质毫无关系
钱来得太容易
而且太莫名其妙了
所以这种没有精神内核支撑的人
最爱干的事就是用钱来买差别
因为他们和普通人除了运气之外
就没有任何的差别嘛
所以本质上这些人极度自卑
急于靠金钱来证明自己的特别和高端
我买的车几千万,你一辈子都买不起
我结个婚花几百万
你们这帮穷逼结不起
而在市场的条件下
这个社会上
确实又存在着很多愿意为了钱
去配合土豪的异性朋友
双方一拍即合
形成了天价彩礼
文化的起源
光是彩礼要贵
办婚礼时的舞台司仪
烟酒零食更是要和普通人拉开差距
好了收明白了吗
彩礼的本质就是这个
你用金钱为我标定了高昂价格
我用价格让你成为了高端人士
有人愿意买
有人愿意卖
这就是我跟你讲
现在婚姻的本质是
买卖的原因因为一旦彩礼重新出现
那么所有人都会被这个市场裹挟着
被标上一个价码
金钱的诱惑下
哪怕有那么几对凭感情结婚的人
也会在新婚燕尔之时
就在心里背上了无形的债务
如果没和你结婚
我现在已经是富豪了
如果娶你的不是我
你会不会过得更好些
这就是市场
这就是婚姻买卖
你要明白
当一个社会上出现了泡沫经济
那么社会文化就会开始开倒车
所以国内相亲结婚的占比会越来越高
这几年甚至有种梦回大清的感觉
很多家庭甚至开始抵制起了自由恋爱
孩子到了岁数就逼着去相亲
相了个条件好的就赶紧结婚
因为再拖2年
岁数大了
该他妈卖不上价了
明白了吗
现代的女性主义者
会认为婚姻是性别剥削
这不是因为他们不读书
更是因为近些年的婚姻市场
真的回到了恩格斯批判的那个时代
相比于自由恋爱
更多人不得不选择父母之命
相比于性趣灵魂的契合
更多家庭不得不选择经济水平的相似
所以无论多么激进的女性主义者
都会认为
彩礼本质上是对女性的生育补偿金
十分自然地将性别物化成了物品
而这个现象
恩格斯也曾经做过解释
文明时代会产生专偶制
是因为大量财富集聚于个人之手
而且这种财富必须传给该男子的子女
为此就需要妻子对丈夫的绝对忠诚
而这种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
虽然让社会文明得到了极大的进步
但同时
他也将女性
从得到报酬的公共事业服务中
迁移到了无偿的家庭劳动中
这形成了新的不确形式
而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也很简单
就是取消生产资料私有制
恩格斯的设想之下
社会主义
就是要把孩子的抚养和教育
作为公共事务
把个体家庭从经济单位中除去
让女性回到为公共事务劳动中去
这样一来
两个人在一起
那唯一的主导项
就变回了异性之间最纯粹的爱意吸引
男女之间也就重新拥有了合理的平等
此时问题来了
既然在那么多年前
社会主义的奠基人就已经指明了
专偶制社会主义里应该取缔的制度
那为什么如今依旧要坚持婚姻制度呢
在国外学习社会学的人会回答我
因为马克思把国家定义为
使统治阶级
保证他们对工人阶级的统治
使工人阶级服从被剥削
剩余价值的政治机器
国内学习社会学的同学能回答出
生产资料的私有制
是高效创造社会价值的前提
各位你们说的想法都对
但这些原因都停留在了理论上
没有落到现实
什么叫婚姻的现实意义
防性病易管理
马恩在自己年代认为婚姻不该存在
那是因为
当年性命问题没有现在这么普遍
而对于现代成年人来说
有家庭就意味着有软肋
有了软肋
就意味着更容易被控制和剥削
那这些才是专有制表层的现实意义
而更深层的现实意义是
婚姻的本质
是一场被社会从中抽成的买卖
这句话既是谜题
也是谜底

为我们回到一开头讲的问题
婚姻替政府承担了很多义务和骂名
所以婚姻从过去的自由恋爱值
变成了如今的买卖值
这都是在社会之下
群众不得已做出的改变
比如就业问题
女性难以参与的公共事业中
这本该是民生问题
但在婚姻的掩饰下
却变成了男性对女性的压迫
这是婚姻不得不承受的污名
因为社会上不能出现不称职的舆论
这个舆论必须变成穷就别结婚
而在社会高昂的抽成之下
如果你不把婚姻当买卖
而是因爱结婚
那就意味着你即将返贫
买房奶粉教育医疗职场歧视
每一个问题
都会以金钱的形式压在你的身上
对你来讲
生子就是一笔失败的投资
你付出了大半生的金钱和精力
养育的孩子
不得不在中国的城市化运动中
奔向大城市
在阶级固化的世界里
他会和你一样
奔不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
自然也就没精力为你养老
看着他一点点长大
这个过程中你会有很多幸福时刻
但等到他长大成人
开始面临着一个个生存难题时
你不免还是会在深夜里反思者
值得吗所以
生子就意味着你燃烧了自己
为这个社会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劳动力
而社会还不需要付你工资
无偿劳动被剥削,生无价值
而婚姻之所以会变质成如此的样子
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给zhengfu擦屁股
将结婚和房地产泡沫做了绑定
让更多的普通老百姓成为刚需
用买房为
经济泡沫买单
而生子又是为了给激情的城市化买单
所以结婚率不满的原因只有一个
虽然你不需要结婚
但社会需要你买房
虽然你不需要生子
但社会需要你创造新的劳动力
虽然你不需要家庭当做你的软肋
但社会需要你成为一个容易被拿捏的
勇于牺牲自己的稳定分子
社会需要你的婚姻去做这么多事
但却对你的婚姻没有一点回馈和帮助
这就是新家庭变种

你能看到的中国式管理风格
女性不可以给自己贴上一个彩礼的价码
在新时代怎么可以出现以婚姻为名的人口买卖呢
但在抵制买卖的同时
我又不愿意把婚姻和经济脱钩
不仅不愿意给为爱结婚的年轻人经济支援
甚至还嫌他们穷
也就是既不尊重市场的选择结果
典型的又当又高又硬
既要婚姻带来的社会稳定性
又不愿意为了正常结婚人
而付出真金白银
所以就只能像打补丁一样
用法律不断的约束
那些为钱结婚的相亲大部队
让他们的婚姻看上去不那么像买卖
所以在这套逻辑中
你可以清晰的看到
塔就是塔
塔不和任何性别一体
塔只和自身所处的阶级一体
当塔和民众阶级一体时
塔的目标只有维护公平
服务大众
而当塔和统治阶级自成一体时
那塔最大的目标就是统治与制衡

就如同那些丰伟的王朝一样
朝堂上两股势力彼此争斗
塔站在中间当审判者
两股势力都会无比的依赖他与此同时
还都会埋怨他偏袒对方
所以家里面最大的问题实际上就在这
围绕着性别问题互相攻击的两派朝臣
根本不敢就着公平一次
向上质问那么一句
但我也没必要跟你在这装外宾
这点你们不敢讲很正常
如果一句话不允许被传播
那这句话就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但是新家庭面临的问题可不止于此
如果细看第20条的规定
你会发现
他整个家庭变得有些格格不入
什么意思
按照民法典的规定去离婚
财产分割完了
另一方还能穷到没房住没饭吃
另一方还他妈能提供房屋居住权和租金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财产分割方式
都不能叫净身出户了
这是割肉喂鹰啊
佛祖活菩萨
现有的民法典
除了第2条以外
每一条都秉持着
保持妇女等弱势群体的大方向
所以这种净身出户的财产分割方式
就不可能出现在妻子一方
换句话说如果该意见稿成功施行
那么在一场离婚案里
经济困难无房居住的女性
和经济阔绰有住房的男性
就他妈不可能同时出现
都不用到第20条
在第三四条的时候
财产就给弱势群体分割的明明白白的
所以如果严格按照条文审判
那么家庭新编的第20条
反而是在保护那些被三四条搞成净身出户的男同志
此时有趣的地方就来了
打开微博b站贴吧
你会发现
对着第2条开喷的都是男同志
这是为什么呢
他们为什么会认为
保护自己的法律
会变成捅向自己的尖刀呢
我们把目光再看向第三条
同居财产纠纷的处理
这个是意见稿中争议第二大的法条
很多博主在热度博文中甚至直接说
不结婚也能爆金币啦
如果你好好看一下原文的话
会发现
同居期间的各种收入归各自所有
存在补偿金的部分
也来自于抚育子女照顾老人协助工作
之后由法院裁定予以弱势方补偿
所以第三个更根本不是大多数人能够遇到的
婚前同居
分手了爆金币
而是那种两人没签财产协议
但同居了数十年
把双方父母都熬成老头老太太了
都没结婚
而且在同居期间生了孩子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之下
民法典认为
这种同居关系和婚姻
一应当存在经济补偿
这不合理吗
各位这他妈不就是事实婚姻吗
分手了不该如离婚一般平分家产吗
那网友到底在生气些什么呢

你现在心里想的是
基层法院没有公正裁断家务事的能力
这就是舆论有趣的地方
即使这个国家99%的停审案件
都得到了公平的判决
那剩下的那1%
也足以挑起恐慌舆论的神经
说的夸张一点
在很多人的心中
基层法院判案水平不行
这就是家庭面的第二大问题
只有搞笑离谱的庭审才能火的起来
而不懂法律规章的普通人
在看到了这些庭审后
再综合着之前看过的法律报导和新闻
心里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基层法律单位与从业者
没有经历公正的判决每一个案件
2022年 中国基层基层法院原额法官
人均结案274件
其中9省的基层法院人均结案量超过300件
最高的超过了400件
什么概念
基层青年法官日均工作量
相当于每天都要读一本余华的活着
并且读完之后
还要写一篇精彩的读后感
再把它上传到公开网站上
还不能有错字
这种工作量带来的压力
会导致
基层法官对案件的耗时间严重不足
自然难以做出合理公正的判断
尤其是近几年改革之后
这个基层工作压力极大的情况
不仅没有得到缓解
甚至更严重了
尤其是面对着高难度的离婚案
使绝大多数的基层法院
都是清官难断家务事
因为离婚案中
存在着大量无法用证据讲清的事实
问什么叫赡养老人
什么叫抚养孩子
你现在就要和我结婚生子
孩子出生后
家庭经济压力突然增大
为了多赚奶粉钱
我开始经常加班
甚至住在公司
于是你爹妈不得不在刚退休的年纪
就搬来咱家常住
而你此时选择辞职回家
对外号称照顾家庭
请问
此时你算不算在照顾子女赡养老人
不管你的想法是如何
在客观上
你都没有在赡养老人和照顾子女
你那个叫指使老人去照顾子女
拖地做饭哄孩子收拾屋
哪个都跟你关系不大
沙发一躺
手机一开
张嘴就是妈
我饿了咱吃啥
爸孩子哭了
给他抱走
但同志
虽然在客观上你没有在照顾家庭
那在法律意义上呢
此时有趣的事情就来了
有关于照顾家庭的劳动
就变成了法官的自主裁决
我没有证据能表明你没做家务
所以在此时某些法官的眼里
家庭编的所有文字都会自动失效
只留下一句不惜一切代价
保护妇女儿童老人等弱势群体
你是被保护的弱势群体
我是被牺牲的代价
各位此时有可能觉得
还不是照顾女权闹的
把最基本的人人平等都搞没了
这种思维适合出现在微博知乎贴吧
但不适合出现在我这里
因为我坐在这聊的是法官的自由裁量权

这些事对我的婚姻观震撼非常大
在童年的我
心里种下了一个潜意识
闹上法院的离婚是不是公平?
强烈有两个特别容易被和谐的话题
第一个是有多少法律工作者把女性主义放在了男性之前?
第二个是某些企业和个人在当地的法院为什么永远都能胜诉?

这两个话题
一个代表着思想背叛
另一个代表着贪污腐败
所以没人敢提
大家又不是傻子
心里多少会有点
全职主妇和地方企业家打了佣官司
这就约等于你和腾讯打官司
都不用看卷宗
看完原告和被告就知道审判结果了
同志这不是性别问题
也不是专业问题
这是法律从业者的职业素养问题
20年前社会上的法律从业者男多于女时
法律就已经偏向于保护女性了
可那时候的偏袒
却从未引起过舆论的对立
为什么呀
当你出于性人民性公平性原则
做出了照顾妇女的决策
这很正常
为了公平而产生偏向
但如果你出于女性主义女权原则
做出了照顾妇女的决定
这就不是为了公平而偏向了
这是为了偏向而偏向
这就相当于在劳动审判中
无脑支持企业家
只因为你俩是利益共同体
我们说公平的前提
是把立法行政执法三权分立
但同志
这三权的上方不能还有一个女权在啊
从同案男女不同判到立法男女不同权
这些年随着他力量的崛起
女性化城市的建立
权利机关出现性别失衡不可怕
权利机关里的工作人员
不把性和公平性放在第一位
转而把性别主义放在心上
这才可怕
而这也是此次舆论的根本原因
在咱这一亩三分地
法律从业者的水平就是一个谜
昨晚还在网络上打女拳的人
明天早上就去检察院上班了
各位你相信他能做到秉公执法吗
社会运动会产生司法信任危机
这是在近代时
其他国家就已经踩过的坑了

懒政主义急功近利并存的行业里
想要公平的官司
甚至第一步
就是要特意从外地请律师过来
对于这种混沌的法律界
大家嘴上不说
但心里是真
从劳动仲裁到商标纠纷
从版权争夺到民权纠葛
从离婚婚姻到行政处罚
这些案件从我说出口那一刻开始
你就已经知道了谁会赢
在不同的案件中
一直会赢的强势群体
拥有着不一样的社会身份
但一直会输的弱势群体
可只有一种社会身份
永远会输的人处于被剥削的底层
所以在法律条文不够清晰
正向解读是一个意思
反向解读又是另一个意思时
这些底层人
便永远无法通过法律获得公平
所以这群人会下意识的以为
法律行业没有能力
也没有意愿维护公平

举个最明显的舆情例子
前后脚颁布的福建妇女保障法
上热搜的点
是福建妻子有权利查询丈夫的名下财产
这个法案的问题点
其他不仅说的很清楚了
至于这个法案
在设立之初是和其他省一样的
只是在第一版公开之后
改成了如今的模样
抄作业都抄不明白
丈夫是否有查询妻子体检报告的能力之类的质疑
我就聊了
因为夫妻之间财产误差
本身就是实则的问题
在现在这么个一个比特币
就能购买到数亿个人隐私的时代
这个国家里至少有数十个公司或组织
对我的信息了如指掌
那为什么我的妻子
却可以对我毫无所知呢
难道是我的问题吗
怎么着我的个人隐私防护意识
只能对我妻子生效啊
说实话任何一个成年人的怒气
都是来自于生活中的不信任
而这些不信任
又源于你对这个世界的观察
各位任何一个通过了法考的人
都应该能意识到单性别的复权有问题
而任何一个通过了国考的人
也应该能意识到
单性别复权的法案不能予以公示
而在民法典家庭编
刚刚冲上热搜的第二天
任何一个长着大脑的人都能意识到
福建妇女保护法意见征求稿一旦公布
一定会引起巨大的争论
所以各位当地的们一定明白
把夫妻双方互查改成妇女单方查询
存在着违宪问题
当地的父母们也一定明白
这种意见稿不应该予以通过
当地的部门更是一定明白
这种意见稿一旦发布
就会引起舆情
所以当体制内的发表三层把关全部失效时
你只能认为他们是故意的
所以这个意见稿能够出现
作为一个普通成年人
你只能认为当地出现了两个现象
第一个
叫机关内部性别主义大于了一切
第二个
叫机关为了显得自己懂当地民情
擅长因地制宜而故意博热点
而这两个现象
无论是出现了哪个
都会极大影响
普通人对法律的敬畏之心
明白了吗
现在中国法律界的矛盾
是人民日益增长的法律意识和落后的法治能力之间的矛盾
在互联网上成长起了一代人
每天在罗老师的视频里学刑法
但在长大后却
在现实中的庭审发现
你在互联网上学到的都是狗屁
任何人在详尽的准备后
都能打法官一个措手不及
能力不行导致的司法信任危机
这才是核心问题
这个问题在社会学界早就被关注到了
但时至今日却没有任何的整顿效果
而在这种彼此不信任的环境中
论会越来越上头
家庭编中
实际上最有问题的法案是那条
丈夫直播打赏可以被追回
未成年人消费理应退款
这两点可以说是既不合理又不正常
如果说丈夫直播打赏可以退款
那么妻子美容院消费也理应退款
婚姻不可能意味着
两人的每笔消费都要通知注对方
但在上头的男女对立中
已经没有人愿意关注
这些真正有问题的法律了
群众的意识正在变得越来越偏激
看待事物的角度也在变得越来越狭隘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权衡中的一环
但我知道无论再丰伟的王朝
都会在玩弄制衡之后
逐渐走向不可控的消亡!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